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互联网 > 媒体聚焦 > 正文

周鸿祎:跟腾讯斗实在是因为躲不过去

【字体大小: 2010-11-12 15:32 来源:南方周末 作者:编辑整理 

  

 

  腾讯与奇虎360争夺用户桌面的战争持续了长达1个多月

  作者:南方周末记者 谢鹏 实习生 赵一丹 发自北京

  "腾讯与奇虎360争夺用户桌面的战争持续了长达1个多月,各大互联网公司也纷纷站队,形成两个庞大的阵营,此战至今仍烽烟未息。本来作壁上观的亿万电脑用户,也意外地被腾讯一纸不兼容公告卷入这场纷争。"

  "腾讯和奇虎360这场战争为何会走到你死我活的境地?在越来越开放的互联网时代,为什么“不兼容”的恶斗会出现?对这些互联网公司而言,用户究竟是筹码还是上帝?战争的结果会如何?双方从这场战争中得到了什么启示?"

  "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腾讯和奇虎360两家公司的“指挥官”——马化腾和周鸿祎,希望他们能给出自己的答案。"

  "以好勇斗狠闻名业界的周鸿祎,面对媒体时思路清晰,侃侃而谈。相比之下,素来低调的马化腾,更像一个产品经理,在采访中每当偶尔触及某一款产品,便会马上兴奋地进入思考。"

  "就在周鸿祎发出“腾讯让我们无路可走”的诘问时,腾讯的开放战略正在展开,马化腾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“要做facebook式的开放”。"

  "而当马化腾疾呼要在云查杀时代为底层安全软件厂商制定规则,否则会让互联网变成一个“杀人的网络”,周鸿祎则提出要给“颠覆性创新”成长的机会。"

  "我们记录了这样一场大碰撞,并和万千当了一次“炮灰”的网友们一样,期待着这样一场激烈的厮杀,能帮助腾讯这个中国互联网最大的公司真正从跟随者成长为领袖者,能让360这样的挑战者有一个合理、合规、合法的成长空间,能让中国的互联网业真正厘定规则,使得一切的商业竞争都有序可循、有法可依。"

  "与此同时,我们不得不追问,为什么恰恰是在这样一个以开放、平等、协作、分享为精神宗旨的地方,一个拥有不断进步的技术能为这些精神的实现提供可能性的行业,会出现这样的恶斗,甚至不惜雇佣“网络水军”操纵真相?"

  11月8日下午,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在香港连线北京8家媒体记者。2个小时的群访结束后,带着沙哑的声音,周鸿祎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独家电话专访。

  “我不抄百度,也不会抄腾讯”

  南方周末:在这次事件的整个过程中,你和马化腾之间私下做过什么交流没有?

  周鸿祎:没有。中秋节,我给他发了一个短信,问他为什么做这么强势的这种捆绑。他就轻描淡写说“没有这回事”。所以我就能感觉出他的决心,后来就再也没有交流了。

  南方周末:马化腾对媒体提到你曾说要联合他们打百度,事实如此吗?

  周鸿祎:事实是,马化腾来问我搜索的事,因为我是国内公认唯一跟百度打过仗有经验的人。我就老老实实告诉他,百度跟Google最大的差别是,它把商业广告混在搜索结果里边,如果要做搜索就不要学百度。你以为马化腾不想做搜索?他和百度竞争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  还有就是不断有人挑唆,总是认为我要做搜索,就跟不断有人说我要做聊天软件一样。你看我的商业轨迹,是个不喜欢抄袭别人的人。我不抄百度,也不会抄腾讯。

  南方周末:现在双方都是隔空说话,有没有可能坐在一起谈一谈?马说他彻夜不眠,我觉得你也状态不好。

  周鸿祎:谈的基础是大家都承认对方的存在,我们承认腾讯不可替代,但是马化腾觉得通过模仿、捆绑和不兼容能把360干死,就是时间问题。他为什么跟我谈?这次事件,表面上是商业竞争,本质上是开放创新和封闭垄断的斗争。

  南方周末:为什么两家关系突然闹僵?

  周鸿祎:这次跟腾讯斗,实在是因为躲不过去啊!从今年开始,QQ电脑管家推广不力,后来用强制捆绑和静默安装的办法强势推广。原来 360定位保护windows安全,腾讯做了一个跟360一样的产品。这逼着我们只有一个选择,就是给360安全找新的立足点。所以就有了扣扣保镖产品的想法,能够让QQ从电脑中赶不走我。

  南方周末:但作为用户我就是主动下载的QQ电脑管家。你说中秋节腾讯强制静默安装是怎么回事?

  周鸿祎:它是分区域的。QQ对用户行为分析特别到位,知道很多用户习惯和上网行为,能按照用户IP、按照用户的习惯,分时间、分区域推广。

  南方周末:我曾经也是360的普通用户,但我后来卸载的原因是你们浏览器的主页一直不能更改。这个也有点强制安装的味道。

  周鸿祎:不是。现在木马为了赚钱篡改主页,所以360安全浏览器会提示用户要不要锁定主页。如果用户同意,主页就被锁定,让一般程序改不了。用户要修改锁定主页的话,可以通过360网盾来修改。

  南方周末:整个事件中,你狠招不断、步步紧逼。这件事是不是谋划很久了?

  周鸿祎:扣扣保镖只开发了一个月,隐私保护器用了一周。对一个掌握关键技术的公司来讲都不难。

  南方周末:扣扣保镖还被腾讯称为超级病毒,是木马和外挂。是这样吗?

  周鸿祎:扣扣保镖我们送去政府部门做评测了,结果出来后会对外公布。第一,病毒的一个重要特征是能够自我复制,扣扣保镖根本就没有这种能力。第二,扣扣保镖没有后门程序,根本就不具备木马特征。第三,外挂有具体的法律定义,扣扣保镖不是外挂。因此,它肯定不是马化腾说的超级病毒。他真正担心的是扣扣保镖让他的广告利益和垄断基础受损。

  “他们出来说话是恶心我们”

  南方周末:这时候你去香港忙什么?

  周鸿祎:就这次的事情,跟一些投资人做解释。

  南方周末:你的投资人怎么看这个事?是不是投资人给了你上市时间上的压力?

  周鸿祎:一般投资人都知道,对腾讯要绕着走,但是这次我根本绕不过去。所以王功权也理解。国外投资人对我们的做法也是理解的。我们目前没有上市计划,也谈不上影响。我想让公司上市,这需要时间。毕竟360才四年时间,需要多打基础。

  南方周末:“二选一”对360的影响有多大?

  周鸿祎:大概有15%—20%的用户被迫卸载。

  南方周末:这事似乎让互联网行业分成了两个阵营。大家自觉站队了。你觉得这起事件会成为互联网江湖格局变化的转捩点吗?

  周鸿祎:这次可能对互联网是一个转变,让更多厂商看清了腾讯公司的垄断力量,它要对付任何互联网公司太容易了。

  南方周末:但百度、搜狗、金山、可牛、傲游等也联合起来跟你搞不兼容。

  周鸿祎:张朝阳已经说了搜狗绝对不会参与这个事。

  傲游做浏览器做了八年,一直做不上去。被我们远远超越,他肯定不甘心,他就是小公司。金山为什么安全做不好?因为他们太爱钱,抄袭瑞星,永远打不过瑞星,层次不高。所以金山对我们的仇恨你可以理解。可牛是他们一伙的,是他的马甲。

  南方周末:有没有用户反映上述几家跟你们已经产生了不兼容问题?

  周鸿祎:他们出来说话是恶心我们,其实没这胆量。用户留他还是留我还很难说呢,哪有胆量做不兼容。这几家公司说这个话,我觉得他们是跳梁小丑。

  南方周末:在这起事件中,双方是否都通过网络水军来左右舆情?你认为,网络水军的存在对互联网社会的影响是什么?

  周鸿祎:最有名的水军公司叫1024水军网,就是瑞星原来的副总办的。一开始网络水军规模没有那么大的时候,瑞星、金山就用水军公司骂我。他们如果去雇用1024来骂360根本不用重写材料。网络水军花费很大,360根本没有这个实力雇。这次是网上民意,不是水军。网络水军强奸民意、伪造民意,绝对是互联网毒瘤。

  “先往后退,让互联网恢复平静”

  南方周末:360和腾讯发生的争斗中,似乎大家都没把诉诸法律当作最好的选择,原因是什么?

  周鸿祎:你觉得能告赢吗?腾讯有个霸王条款,他的用户使用条款里说,不用通知用户可以终止服务,而且用户有不同意见只能去深圳告他,谁都知道当地法院跟他关系不一般。

  中国互联网行业,目前情况下完全靠法律维持公平竞争的商业环境不可能。

  南方周末:这种商业争斗,你认为政府是否应该出来管?

  周鸿祎:我觉得还是应该政府部门出来管,如果大家利用软件做攻防,最后吃亏的还是老百姓。而且,腾讯的不兼容违背了一些电信法规的规定,腾讯单方面暂停这种通信业务是违规的。

  南方周末:哪些政府部门?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介入你们和腾讯的争斗?政府的态度是什么?

  周鸿祎:我们10月29日推出扣扣保镖。11月4日,工信部通知我们过去,让我把这个情况讲一下。后来老齐(360总裁齐向东)去参加了工信部和公安部的会议。部委还没有判定谁对谁错。政府认为要挟用户肯定是不对的,所以要求腾讯停止不兼容;但是腾讯说起因是扣扣保镖,政府就要求我们把扣扣保镖撤回。都先往后退,让互联网恢复平静,不能让网民使用互联网出问题。

  南方周末: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?

  周鸿祎:我们在等待政府下一步说法,同时我们也在积极反映腾讯不兼容的情况。如果腾讯连部委安排都不听,一意孤行,我们在征得网民同意的情况下,会提供一定的兼容方案。是否还会推出扣扣保镖,检测完再做结论。

  南方周末:现在已经有业内人士说,360大部分收入来自浏览器分账,两成来自百度,四成来自淘宝分账,有传言说阿里巴巴有意与腾讯联手,届时360怎么应对?

  周鸿祎:公司是盈利了,收入来源主要一块是增值服务,还有我们跟很多网站和游戏公司合作。第二个我们本身有浏览器之后,里边有导航站和搜索流量,基本是这两块。谷歌撤出中国后,百度早不跟我们分账了。淘宝是一个纯商业搜索,使用量并没有那么高。

  “很多人都有不光彩的过去”

  南方周末:你批评了腾讯的商业模式。其实你的商业模式不也与其有相似之处吗?

  周鸿祎:我是免费获得用户,但是没有获得用户的社会关系,安全软件是个工具,你用我不等于你朋友要用,跟朋友没有关系,但是你用QQ,朋友也得用QQ,所以它粘性比我们强。腾讯形成垄断,会很容易成功,但是很难成为伟大的公司,受人尊重的公司。

  南方周末:但腾讯作为一家独立的公司有权进入每个产品领域啊。马化腾的全业务模式和一站式消费模式没有错啊。

  周鸿祎:这个话不对。这是马化腾考虑问题的角度。如果这样,那何必要有反垄断法。现在,QQ已经成为一个平台,腾讯在QQ面板上捆绑自己的业务,跟微软在Windows操作系统上捆绑IE没有什么区别。微软就希望什么都做,每次捆绑一个新的业务基本就消灭一些公司。小公司做的东西可能不完美,但只有通过创新的力量,才能推动产业发展。

  南方周末:你说自己在反思3721的经历中成熟了。但这一次我们依然看到了当年那个好勇斗狠的周鸿祎。

  周鸿祎:3721一直是我想竭力摆脱的梦魇,包括我做360都是为了要摘掉这个强加给我的“流氓软件之父”的大帽子。

  互联网行业里,很多人都有不光彩的过去。马化腾干过SP业务(电信增值业务),干SP业务不比干流氓软件光彩吧,甚至直接从老百姓口袋掏钱。他们伤害用户利益,最后SP行业基本不存在了。李彦宏有没有做过流氓软件?当年3721为了跟百度竞争,把百度客户端杀得一干二净,但是最后百度转作搜索,却成功了。这是几十亿美金的教训,所以后来我是借鉴过去很多经验教训。

  但在我个性上,挑战权威,或者说胆子比较大,可能这种性格本质还是没有变。
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【责任编辑:绝口不提】 标签:

    更多相关内容

   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   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评价:
    表情:
    用户名:密码:验证码: